“美国的法律制度就是根据种族给人定罪的”

连日来,美国北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被一桩新近发生的警察暴力执法事件搅得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几天前,底特律的5名警察在约3秒时间内,向患有精神分裂症的20岁非洲裔男子波特·伯克斯开了38枪,最终致其死亡。

和以往类似事件发生后一样,警方的理由是伯克斯当时手中有刀,对赶到现场的警察“构成了威胁”。

但是伯克斯的家庭律师菲格尔强调,无论如何,“你不能向因为精神疾病导致精神崩溃的人开枪”。

身中38枪的伯克斯,让人想起几个月前在俄亥俄州阿克伦市死在警察乱枪之下的另一名非洲裔青年——25岁的杰兰德·沃克。

6月底的一天,沃克因为“没有配合”警方交通检查,遭到8名追捕他的警察乱枪射击。沃克身中60多枪当场死亡。路边摄像头拍摄的视频和警方公布的执法录像都证明,沃克被警察枪杀时手无寸铁,不构成任何威胁。

日前在底特律举行的中,抗议人群高呼“警察的暴行必须被制止,解雇和监禁那些杀人警察”的口号,为伯克斯讨还公道。

然而无情的现实证明,“必须被制止”的警察暴行在当今美国很难被真正制止。伯克斯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丧生警察枪下的非洲裔生命。

在2020年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杀后,“黑人的命也是命”反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运动一时席卷全美,引起广泛关注和响应。

美国“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更新至当地时间8日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警察已打死906人;仅占美国总人口13%的非洲裔占到其中的约24%。

调查发现,自那时以来,美国警察每年枪杀的人数呈逐年增加之势,去年达到1055人的近年之最。

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每年上报警方执法记录时,通常会将警察枪杀的人数少计一半以上。这意味着实际枪杀的人数更多。

对此,美国全国性非洲裔政治培训组织“新权力”首席执行官卡伦迪·威廉姆斯说:“我们仍然在以更高的比例被杀害,这并不令人震惊,只是很糟糕,很悲哀。”

在她看来,“这个系统(美国警察和司法体系)不是为了保护非洲裔而建立的。在我们找到警察暴力以及警察对待非洲裔和白人方式存在差异的根本原因之前,这个国家是不会做出改变的”。

曾经做过警察的加利福尼亚州议会议员迈克·吉普森直言,美国警察制度本来就起源于奴隶制时代,当时“奴隶巡逻队”对待被奴役非洲裔的战术与今天一些警察所用战术十分类似。

“奴隶巡逻队被允许当场担任法官、陪审团和刽子手,对非洲裔实施即兴惩罚。这种控制非洲裔、保护白人至上和白人财富的做法从未改变过。这就是美国警察今天的样子。”

黑暗血腥的奴隶制度虽已成为历史,但种族主义这一美国国家建构中的原罪从未得到真正清算,并成为如今美国非洲裔屡暴力执法的罪恶根源。

这份题为《2022年美国种族和错误定罪》的报告分析了自1989年以来对谋杀、性侵和毒品犯罪的免责情况,由美国国家免罪登记处(NRE)于上月底发布。

根据这项新研究,在过去33年里,NRE共记录了3200多人定罪后又被证明无罪,其中超过半数是非洲裔。

2017年,NRE曾发布过一份类似报告,审查了错误定罪中存在的种族差异。不幸的是,五年后的最新研究证实,许多相同的差异如今仍然存在。

研究发现,现在非洲裔被误判谋杀罪的可能性是白人的7.5倍,被误判罪的可能性是白人的8倍。

尽管研究表明白人和非洲裔使用非法毒品的比例相似,但在被判犯毒品罪后又被证明无罪的人当中,非洲裔占到69%,白人只占16%;在被腐败警察故意诬陷后被判毒品犯罪的案件中,有近260人被免罪,其中87%是非洲裔。

报告指出,造成这些不成比例数字的因素有很多,包括认知偏见以及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

非营利组织“清白计划”执行主任克里斯蒂娜·斯沃恩斯表示,这份报告真切反映出“种族就代表犯罪行为”这一观念在美国法律体系中的根深蒂固。

“很难想象我们的司法机构会如此严重地辜负人们的期望,然后又拒绝承认这一点,并拒绝在某种程度上纠正它。”

《洛杉矶时报》评论指出,这份报告清楚地表明,对于非洲裔来说,美国的法律程序对待他们的方式截然不同,给他们造成的后果也要严重得多。而“对这种系统暴行的纠正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因为要想真正取得进展,“首先需要承认美国确实存在持续扭曲司法公正的种族主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