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一地鸡毛的20212022的中国足球还有七大悬疑

2021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第六年,中国足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冬,男女足遍地开花,中超冠军突然解散,地产足球,大牌外援相继撤退,股改进展不顺,多家俱乐部陷入拖欠工资危机,疫情冲击赛事,归化政策难以为继.新的一年,中国足球需要扎扎实实推进足球改革,在危机中寻找新的活力。2022年,中国足球将在国字号、联赛、青训等领域面临新的变化。那么,哪些方面最值得我们关注,最有可能取得成果呢?

记者寒冰报道亚冠2021赛季,中超只拿到可怜的0.8分,从亚洲第一跌至第七。2022年,中超只有6支球队初步符合亚足联,的参赛标准,但今年亚冠的中超队可能要等到广州队的命运确定之后。不过,亚冠小组赛的抽签仪式将于1月17日开始,这意味着中超有很大概率在此之前确定参加亚冠小组赛的具体队伍。2022年,中超仍将是3比1。由于泰山, 山东和上海港将在足协杯决赛中相遇,因此四个名额将属于联赛前四,联赛第四名将参加第二轮预选赛。这是澳大利亚悉尼足球俱乐部和菲律宾卡雅足球俱乐部之间的胜者。不过,和前两年的亚冠联赛一样,今年的亚冠联赛原本采用的是预选赛单场淘汰制(3月1日-15日),小组赛采用赛制单月进行,因为新冠肺炎病毒的持续肆虐。4月15日至5月1日在东亚区,5月10日至26日在西亚区。之后,淘汰赛于8月底至10月底举行。

因为11月份就要开始的卡塔尔,世界杯,亚足联打算在4-5月份之间压缩整个亚冠本赛季,赛制的比赛场地还是在中东当然大概率淘汰赛在卡塔尔,进行而小组赛在阿联酋, 沙特甚至巴林, 科威特等地进行。这一计划将彻底打乱亚足联在亚冠,的原定赛程,西亚大部分联赛将不得不在跨年度赛季中修改原定赛程,而通常为自然年赛季的东亚成员国或地区则需要考虑要么分赛季,要么整体推迟。

目前J联赛和K联赛都已经宣布从2月19日开始,暂停参加亚足联可能在亚冠,的新赛程或者只推迟参加亚冠队的比赛,在“亚冠Month”之后寻找机会补赛。然而,中超今年将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广州队,在内的很多球队都面临着股改的危机。很可能要等到4月份才能确定最终的团队,就像去年一样。这样,同去年一样,我们面临着亚冠和中超之间日程冲突的问题

去年国安, 北京,参加亚冠小组赛的经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超队今年参加亚冠的意愿。3月的预选赛不错,中超还是要面对国家队在1月底和3月的12强赛之前是否会长时间训练的问题。当然,目前中超财务状况较好的山东, 泰山和上海海港,在亚冠小组赛中仍有机会寻求突破。毕竟这也关系到以后亚冠联赛中超名额的增减,甚至可能涉及到中超是否有资格参加亚冠但是,另外两支球队,无论是广州还是亚泰, 长春,或者深圳队,谁有资格补上,都不一定愿意参加亚冠。

让中超很尴尬的是,联赛结束并不意味着新赛季的一切都要按部就班。中国不得不面对大部分中超球队的欠薪和股改危机。因为参赛队伍的资格问题,即使是中超本人也很难尽快确定赛程。那么亚冠?呢无论亚冠是按照原定的赛程还是可能修改的“世界杯赛程”,都有很大概率会与中超当时的赛程重合,奥密克戎变异病毒在亚洲的传播程度还是未知数。亚冠的中超俱乐部是否愿意往返中东,回国后是否会被隔离都是未知数。像去年那样集体放弃亚冠,是保证中超联赛顺利进行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但中超亚冠的比分可想而知。

记者陈永报道股改或混改已经成为中国职业俱乐部改革的方向。那么,它真的是救命稻草吗?我们的答案是:没有。

在中超,的2021赛季,许多俱乐部陷入了拖欠工资的困境。目前的新闻显示,中超大约只有四家俱乐部不发工资。他们主要来自泰山, 山东, 上海港,河南, 嵩山, 龙门和大连

其中,上海海港是地方国企俱乐部,山东泰山是央企和地方国企的“混改”俱乐部,河南嵩山龙门是完成混改的俱乐部,大连人的背后是实力不俗的万达集团。

包括广州、广州城、深圳、重庆两江竞技、河北、青岛在内的多家俱乐部,都在谋求股改,其中大部分俱乐部所谋求的是“混合所有制改革”。

但我们必须要说的是,一刀切进行股改或者混改,并不能让中国足球长治久安,这里面主要存在三个问题:

其一,目前的股改主要是向地方政府求救,但地方政府其实也面临困难,比如不少俱乐部是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入股,但实际上,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同样面临债务风险,就在今年8月份,《证券日报》头版还刊文称,房地产市场风险和地方隐性债务风险是需要重点防范的两大风险点。

其三,即便是目前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俱乐部,其运行过程中也出现了多种问题,比如地方政府换届之后“悔婚”,还比如政府入股却不愿意出资,或者无法理顺出资模式,抑或地方政府确实面临资金困难,有心入股,无力出资。

第一,让有条件的地方政府对俱乐部进行混改,但必须理顺股权关系、出资配比、出资途径,同样要明确各方的责权利。

第二,如果地方政府无力进行混改,且俱乐部无法迁移,则可以按照市场规律让俱乐部进入破产程序。

第三,如果国家层面可以出台相关政策,让部分符合条件的央企也可以参与部分历史悠久、知名度高、影响力大的俱乐部混改,那再合适不过。

而从长远来看,俱乐部发展的重点不是找政府救济,而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自身经营管理水平。首先一个标准是量入为出,然后则努力提升俱乐部的经营模式,逆转目前“要钱”的思路,改变成“赚钱”的思路,哪怕无法盈利,那也要尽可能逐年提升俱乐部的实际经营收入,减轻股东的负担,如此中国职业联赛的俱乐部才能真正回归正常。

记者陈永报道新的一年,李磊将开启他在瑞士草蜢俱乐部的留洋生涯,此前,武磊已经在西班牙人踢了将近三个赛季。那么,新的一年又会有多少中国球员开启留洋之路呢?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包括中国足协在内的多方都在积极推动留洋工作,此前的女足多名球员留洋就是这项工作的一个代表,男足方面,除了李磊之外,足协等多个方面也有意推动更多的球员,尤其是年轻球员留洋。

据悉,足协很有可能成立一个保障小组统筹留洋事宜,包括寻求赞助以给留洋球员补贴,也包括给球员球员提供其他方面的保障,比如定期的沟通、帮助留洋队员和国家队建立沟通机制等等。

目前,也有部分球员有留洋的计划,相关的工作也在推动中。不过,究竟能有多少球员留洋,还需要作个案分析,因为此次留洋的一个很重要原则就是:不单单是为了留洋而留洋,留洋要有主动性,同时要具体球员具体分析,以到欧洲能够打上比赛为主要目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武磊目前也开始陷入困境:在跨年夜进行的西甲第19轮比赛中,武磊仍无缘出场,这已经是武磊连续4轮西甲联赛无缘出场,他上一次出场还是2021年11月28日西甲第15轮。值得注意的是,上个月月2日西班牙国王杯第一轮,武磊助攻,上个月月15日西班牙国王杯第二轮,武磊进球,但在国王杯1个进球1个助攻之后,武磊仍旧连续4轮西甲无缘出场,处境非常艰难。

对于目前的中国足球而言,寻求欧洲小国的联赛,或者五大联赛的二级乃至三级联赛留洋可能是更符合实际的方案。

实际上,普遍的观点认为,如果不能让球员前往欧洲留洋,那么让部分年轻球员前往韩国K联赛或者日本J联赛留洋同样可以起到帮助他们提升的作用。

如果从国家队的角度来讲,现有的中生代球员如果可以外出留洋,同样对国足非常重要,如果他们在欧洲或者日韩联赛能够进入轮换阵容,那么在2023年亚洲杯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给中国国家队带来更多的帮助,至少在比赛节奏适应,以及比赛强度适应方面,他们会比在中超踢球的球员更有优势。

记者程善报道新年伊始,李霄鹏的国家队尚未启动首期集训,教练组的“大名单”就已经逐渐浮出水面,不过这个“大名单”有很多中超现役教练,郑智、李金羽、于根伟、陈洋都是现役中超主帅,所以这个名单更像是临时性的,当然,最终的教练组名单及工作分配还要看公布的结果。

在2022年,李霄鹏的首要任务是“过四关”,即率队参加12强赛最后4场比赛,即1月27日客场对阵日本队,2月1日客场对阵越南,3月24日主场对阵沙特,以及3月29日客场对阵阿曼。

对于李霄鹏而言,这四场比赛的难度主要集中在前两场比赛上,因为1月27日是腊月二十五,而2月1日是大年初一。更重要的是,中日之战往往会牵动球迷的情绪,这场比赛因为是客场作战,输球的话其实大部分球迷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输得过多,球迷们可能就不会接受。

至于中越之战,这场比赛的压力其实更大,对于中国足球而言,目前的底线其实是保持对越南这样球队的优势,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场比赛球迷们可能只接受赢球,战平的话,除非过程打得够好,运气也确实糟糕,或许球迷才可以接受,至于输球,恐怕没有人能够接受。

所以,这两场比赛是对李霄鹏关键的考验,倒是3月份主场和沙特以及客场和阿曼的比赛,胜负不是那么重要,国家队甚至可以选择锻炼年轻人。

首要的难题是重组国家队,因为在完成12强赛的任务之后,李霄鹏的任务就是2023年本土举行的亚洲杯,比赛日期是6月16日到7月16日。

届时,89一代球员,如现在的国足主力或者轮换球员张琳芃、王燊超、王刚、吴曦、池忠国等人已经34岁,竞技状态恐怕会有较大幅度的下降,此外,91年龄段的球员如张稀哲、武磊等也已经32岁,至于目前国家队年龄最大的蒿俊闵,届时将36岁。更重要的是,归化球员们(如果还能够参赛),洛国富、艾克森、阿兰要么35岁,要么34岁。

更新换代是必然的,其中国足需要重点考虑的位置,主要集中在后腰、边后卫、中后卫、影锋等几个位置上,相反在边前卫和中锋位置上国足反而不用太担心。

李霄鹏面临的第二个难题是国脚们的休息问题。目前来看,2月1日客场打完越南回归之后,球队回国需要封闭隔离,解禁时已经是2月底,而国家队3月底又要打12强赛了,国脚们最多有10到15天的休息时间。

然后则是重组国家队之后国脚们的休息问题,2022赛季的联赛赛制尚未确定,如果是赛会制,国家队只能选择赛会制的休息时间集训,这样国脚们仍旧会缺乏休息调整的时间,所以国脚们的休息难题还是很大的。

第三大难题则是热身赛,这可能需要在2022年年底考虑了,如果可以,最好是出国拉练。

记者程善报道踢完争冠组前7场比赛,广州队取得了4胜2平1负的战绩,拿到了14分,领先上海海港队两分。广州队的将士们在困境中的不懈努力赢得了足球界的尊重,而随着2022年的到来,广州队未来如何重组、恒大会不会完全退出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去年底,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在一次公开采访当中谈到2022年广药有意与广州足球再次结缘,但当被问到意向球队是否是广州队的时候,李楚源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意向。

不过,从作为广州队前身的广药队来看,外界认为广药参股广州队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如此则具备很好的传承作用。李楚源的公开表态属于广药有意重回广州足球的一次抛砖引玉,但从真正参股足球队的角度来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刚刚过去的2021年,广州队的母公司陷入困境之后,球队从去年9月份开始欠薪,而新年旧年交替之际,广州队也传出了一些好的消息,近日队员们收到了半个月的生活费,这笔费用近2000万元。虽然暂时无法解决球队的欠薪问题,至少这些费用让球员们感受到了关心和暖意。

当然,2000万只相当于球队半个月的生活费,那么已经欠薪超过三个月的广州队,欠薪总数绝不是个小的数目。

鉴于广州队此前的巨额投资和目前欠薪的数目,其股改或重组的进展绝不简单,之前曾经有过第一次方案的沟通,而在第二次方案沟通之前,到现在还没有形成定论。

近日有消息说,广州队的母公司内部表态说不会轻易放弃球队,但面临的难题仍然巨大。据了解,广药方面也在进行调研,研究相应的方案。不管怎样,对于目前的这支广州队来讲,保住中超席位是第一位的,至于接下来的债务、债权,需要有意参股的各方,在有关方面的牵头下,进行更具体的洽谈。

对于接下来的广州队来说,首先要解决俱乐部的债务问题,然后是下赛季中超的准入问题,而不管广州队母公司是否放手俱乐部全部股份,参股单位的股权分配,未来俱乐部如何运作,这些都需要按照足球规律一步步完成。

记者陈永报道从2019赛季开始,三级职业联赛不断有俱乐部退出,其中2020赛季,天津天海没有获得准入,2021赛季,卫冕冠军江苏苏宁选择退出更是震动了中国足坛,至于这两个赛季退出的中甲和中乙俱乐部更是数不胜数。那么,2022赛季,会有多少球队退出或者解散呢?

目前来看,中超的基本情况还算是比较平稳,当前暴露问题较多的球队主要有重庆两江竞技、河北、广州和青岛。除此之外,其它球队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俱乐部并没有主动曝光,或者问题不太严重,这些球队退出的可能性并不大。

至于暴露问题较多的四支球队,此前有消息显示重庆两江竞技进展还算不错,已经完成了基本的股改方案,但目前来看推动过程仍旧存在很多的问题。

广州的情况也比较乐观,中超第二阶段,广州队除了第二阶段首战0比1憾负国安之外,随后的6场比赛取得了4胜2平的骄人战绩,球队年龄结构合理,球员精神面貌良好,这一切都意味着,这支球队未来的生存至少不会是问题,问题只是如何发展。目前来看,如果能够去掉历史负担,即便按照支出限额内的额度进行投入,同时保留现有球员的线名不错的外援,就有机会回到争冠强队的行列。目前,广州市也一直在全力推动股改相关工作,广药方面甚至主动透露将回归中国足球。

青岛足球俱乐部的情况不太明朗,不过在青岛足球俱乐部的困境曝光之后,省市两级政府都非常重视,目前来看,这支球队除非出现意外情况,应该不至于解散。甚至,如果支持力度不够,青岛队还可以主动选择回归中甲休养生息。

比较麻烦的是河北队。其实河北队经过3年多的减负之后,目前已经变得比较纯净,华夏幸福集团承诺承担相关债务,所以这家俱乐部底子较厚,目前球队人员结构也比较合理,2022赛季负担会进一步降低,而且年轻球员逐步上位且表现不错,更重要的是,球队的精神面貌非常好,2020赛季和2021赛季都是在面临极大困难的情况下强势杀入争冠组。

不过,河北及廊坊方面似乎对河北足球俱乐部缺乏足够的重视,所以将近一年的时间,股改方案推动缓慢,以至于日前还出现了类似于罢训的现象。如果河北省和廊坊市方面不能给予足够的重视,其实不排除最终走到解散或者退出这一步的。

总体上,中超各俱乐部的情况虽然普遍不太好,并不能排除俱乐部退出的可能性,但概率目前看不算太大。

至于中甲和中乙,目前明显出现问题的是中甲的贵州队,其退出的可能性反而是较大的,其它中甲和中乙俱乐部尚未显示退出迹象,不过,考虑到部分俱乐部的生存确实也比较艰难,仍旧是不能排除有俱乐部退出或者解散的。

记者陈永报道2021年,以中国女足为起点,国字号新的管理模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大体来说,中国女足和中国男足,足协的管理权限很大一部分都要上交,从此前的管理,变成了如今很可能仅仅负责保障工作。

这种管理权限的变更能救中国女足,就能救中国男足吗?答案仍旧很简单:不能。

关于中国女足,以及中国男足的问题,其实从来都不是单单国字号管理的问题。中国女足的问题,是原有的先发优势逐渐消失,而女足的基础建设长期停滞不前,进而影响到了中国女足国家队的战绩。

至于中国男足的问题,更要追溯到15年前中国足球灰暗阶段的青训断层,而当时导致职业联赛下滑、青黄不接,也不仅仅是足协本身的问题,而是各种空降的取消升降级、奥运战略等乱政造成的,恰恰是不合时宜的插手导致了职业联赛下滑,导致了青训没落,以至于如今国家队无人可用。

当然,国足表现不佳也有疫情的客观影响,但我们必须要说的是,国家队此前的战绩,或许有李铁的原因,但总体上其实是符合其实力和备战情况的,中国足协的管理问题,无非就是对李铁的监管不够,但这绝非核心问题。

所以,管理权限的上交很难说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大局。

甚至在管理权限上交之后,一些举措反而引发了争议,比如文身禁令,倡导不文身自然是正确的方向,但因此一刀切禁止并不可取,至少这样的禁令从低年龄段,随着时间的推移再逐渐过渡到高年龄段更可取。实际上,中国足球的很多政策都是好政策,但一旦一刀切,就往往变成了乱政。

文身禁令,甚至让球迷会引发不好的联想:国家队打中超是否会卷土重来?很多人会说,U20打中乙为什么就可以?原因很简单,U20打中乙某种意义上是帮俱乐部锻炼年轻人,是维护俱乐部利益的,而国家队打中超是赤裸裸坑害俱乐部,一个国家的足球如果连职业俱乐部都不保护,又谈何发展?

当然,如果相关方面时时刻刻以改善中国足球环境为己任,时时刻刻为维护联赛环境,维护俱乐部利益为己任,在这个基础上强化对国家队的支持,那自然就是没问题的,我们也希望相关方面能够做到这一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