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良志解读足代会 独家揭秘国足选帅进展

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年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第20个年头,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备受瞩目的第三届全国足球代表大会在河北省廊坊市香河举行,本次大会选举产生新的足协主席,并通过新的足协各项章程,新任足协主席能否将中国足球带入正规呢?新的足球发展规划中所提到的“20年成为亚洲一流”是空想还是触手可及的目标呢?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国内著名足球专家肖良志老师,让他和我们一起探讨本次足代会对于中国足球前途有什么样的意义?

肖老师您好,欢迎做客我们的节目。本次您亲自去参加足代会了,您觉得对足代会的感受是什么?尤其足代会的召开,会对足协带来最大改变是什么呢?

肖良志:这次足代会第一个最重要的核心议题是改变过去我们十年没有召开足代会的局面,让所有的中国足协的这些领导层或者是执委会机构变得合法,因为只有按照国际足联和中国足协的章程,你召开了全国足球代表大会就有了合法的身份,才能够在中国足协这个社会团体组织的层面上去组织和领导足协的工作,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此之前,包括新来的中国足协的掌门人张剑以及党委书记魏吉祥都没有中国足协协会的合法身份,所以,在此前很多活动和工作中他就难以以协会的身份去参加。

召开了足代会之后,确定了包括从主席到副主席、到执委会领导机构和执行层面的领导者,确定了正式的角色之后,那么整个中国足球协会的工作就会进入合法的状态,改变过去10年没有足代会的尴尬局面,也就让外界诟病了10年的没有召开足代会的话语和舆情从此停止。

接下来你提到了这次足代会对整个中国足球意味着什么?比如说蔡振华当选中国足协主席会带来什么。实际上我在整个香河会议期间,我的第一个感受是蔡振华当选中国足协主席后的第一次演讲,那次演讲确实是非常有激情,对中国足球的未来和目前的现状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剖析,对整个中国足球的梦想进行了展望,而且这个梦想,他说的是非常的长远。当然立足于现实,是长远实现的一个目标,他能够提出一个具体中国足球梦想的概念来,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也恰恰因为他提出了中国足球的足球梦想,然后让整个参加会议,尤其是足球界的这些人士,地方协会、中超、中甲俱乐部的这些人感到比较振奋。

因为大家都知道,蔡振华此前在乒乓球做教练的时候,还是管理乒乓球的时候,他是以“铁血”的精神感染了整个乒乓球界。大家知道最早亚历山大的奥运会上,他躺在门板上,冒着全身瘫痪的危险指挥比赛,包揽了所有乒乓球的金牌。他把这种精神带到了中国足球界和这次演讲当中。

比如说,他说到,大家都比较清楚的,“我选择了中国足球,当选了中国足协主席,可能会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在所有副部级以上官员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能够从这样一个高层领导口中说出这样比较狠的话,也就是比较铁血的话,说明了最起码从精神上、心理上,他做好了为中国足球献身也好、或者是为中国足球呕心沥血全力以赴的准备。这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也就是说整个香河足代会期间,大家所说的中国足球的希望有了。

但是,中国足球这么多年,这么多的痼疾难改,积重难返,最主要的问题在哪儿?不是说我们只是画一个饼,充满了希望,最重要的还是现实的解决一些基础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实际上是涵盖了整个中国足球的系统,也就是说整个中国足球的系统是有病的,而且病得很深,只有刮骨疗伤才可能让这个系统真正慢慢变得健康起来。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们提出了,在规划中是一个中长期的规划,是20年,也就是20年之后,中国足球回到亚洲一流。

我想中国足球用10-20年的时间,把我们的青少年职业联赛和国家队三条线年以后它一定能回到亚洲一流。前提是一定要按照足球的规律去办事。

蔡振华当选中国足协主席,他要做的是什么?就是一定要摒弃过去那种总是打破足球发展的规律,靠行政命令,个人意志的行事方式去管理和发展我们的足球,必须是按照市场化的,按照足球真正的发展规律,按照规章制度,梳理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只有这样中国足球才能在慢慢的回热过程中,最终走向亚洲一流。

中国网:您刚才也提到了蔡振华任职后的一个讲话,在讲话的过程中是否透露了哪些具体改革的措施和细节呢?

肖良志:在整个足代会期间大家比较关注的除了领导选举之外,另外一个非常核心的是《关于中国足球中长期的规划》,或者是我们此前一直强调的新十年规划。不过遭到诟病的是这个规划显得比较仓促,所以,在整个十年的规划中,几乎就没有在任何一个具体的领域和层面,制定出一个相对比较明确的和具体的目标,只有一些宏观的笼统的描述。

比如说,回归亚洲一流。亚洲一流的前提条件是什么?亚洲一流肯定有两个考核的层面,一个是亚洲杯的成绩,另一个是世界杯预选赛的成绩,那么亚洲一流,前四是亚洲一流,还是前八是亚洲一流?这个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也没有明确的一个评估。

第一,世界杯预选赛,衡量国家队的目标最终是世界杯,世界杯预选赛你进入前几名,或者是打进世界杯是亚洲一流,还是说进入十强赛,或者是今后的八强赛,现在又改成十二强赛就是亚洲一流?这个也没有明确的描述。

第二,职业联赛又说是打造成具有竞争力的亚洲最顶级的职业联赛。亚洲最顶级,你的考核目标是什么?你认定的基础和认定的这些指标是什么?是跟日本J联赛相比,还是和韩国K联赛相比,还是和欧洲的联赛相比,去卡它们的很多的条件,也没有。

第三,关于青少年的发展,过去的十年规划中,在这些方面都有一些数据。比如我利用五年的时间、十年的时间,在青少年的发展,在梯队的建设,在U系列的发展方面,我可以打造多少支队伍,在竞技系列青少年注册方面应该有多少万人,或者几千人的这种增加的基数,现在这里面都没有。

涵盖了整个中国足球,最支撑中国足球的三个方面,就是国家队、青少年和职业联赛,恰恰在这方面没有具体的目标。因为你没有具体的目标,在行动的时候可能就会出现巨大的偏差,只有有一个切合实际的目标,然后我们按照这些目标去发展了,实现了,才说你这个规划是完整的,才是有利的。

当然了,有规划总比没有规划好,有了规划即使这些目标没有实现,但如果你全力以赴去做了,可能对于我们整个中国足球的基础也是有促进的。所以,在这方面,包括蔡振华的演讲很鼓舞人心,这个规划也拿出来了,有了这个东西,但就像所有的中超中甲俱乐部和所有地方协会的参会人员在讨论时候说的那样,没有一个具像的行动的目标,这样做起来不会做到有的放矢,对中国足球具体层面的东西显得会比较宏观、比较笼统。所以,希望中国足球在新十年规划中,说白了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三条线,国家队、职业联赛和青少年发展层面,你应该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具像化的发展目标。

中国网:刚才您也提到了蔡振华是从乒乓球领域出任了足协主席,刚才您也提到蔡振华将以前乒乓球努力拼搏的精神带到足球行业,但从乒乓球到足球是一种跨界了,您觉得这种跨界对于他来说还存在哪些障碍呢?

肖良志:我觉得对于蔡振华来说,他当选中国足协本身没有太多可质疑的地方,但是作为一个领导者来说,我个人觉得不管你跨界也好、穿越也好,作为一个管理层最重要的是用好人,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和按照中国足球的发展规律,或者说按照足球发展规律来办足球的前提下,用好人,做好事,就没有问题了。

我个人的希望,还有我个人在香河足代会期间,在探讨这个话题的时候,包括地方协会和俱乐部的人,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不管谁出任中国足协主席,不管你以前是什么出身,只要你尊重足球的发展规律,你尊重相关的规章制度,不要以个人的意志去行政命令式的要求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怎么做,按照规律踏踏实实发展,中国足球在十年内肯定会有大的发展。所以,蔡振华作为中国足协的主席只要做到一点就行,按照足球的发展规律去办事。

什么叫做足球发展规律,这个说起来可能会非常多。说白了一点,就是按照市场化的、专业化的、制度化的足球的所有的这些体系,让它给统一起来,打破过去行政命令式的发展足球,这样中国足球就会慢慢升上去了。

中国网:现在蔡振华是乒协、羽协和足协三个主席职位,有一种声音这么认为,一个人担任三个主席有点多,是不是还有更合适的人来替他分担一下呢?

肖良志:我觉得从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班子中分工角度来讲,名为国家体育总局的从局长到副局长就是数是不变的,或者说就有这么些人,项目有这么多,每一个副局长肯定会主管很多个项目,这几个主席里,我认为蔡振华肯定会把中国足协的主席职位放在第一位的,而且今后他的主要精力也会放在足球上面。为什么?因为另外两个项目已经在世界上是超一流了,很多的这种项目的发展规律他们已经掌握了,而且项目发展的态势相对来说没有像中国足球这样市场化的程度这么高,面临的复杂问题也不会这么多,另外,他们已经建立了一套相对比较成熟的发展模式,而且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和各项目世界杯的赛场上已经树立了长期的地位,很少有人能够挑战他们的权威。所以,蔡振华不会把过多的精力放在那两个项目身上,他的主要精力肯定在中国足球。

包括自从他2009年7月份分管中国足球以来很多具体的事务他一直具体在参加,而且他很多次早上八点钟就到了中国足协现场办公,或者说中午他在总局吃完饭就到了中国足协,包括原来的管办分离,现在的十年规划,章程的修订,其他涉及到中国足协的很多具体业务的工作,他都亲自参加。这就说明和表达了一个态度,今后他的主要精力肯定会在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身上,其他的牵扯不了太多的精力,所以,我们不用担心精力不够用的问题。

中国网:在这次足代会上,王健林、年维泗当选“中国足协顾问”,中国足协顾问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肖良志:原来中国足协并没有明确顾问这一角色,从这一届足代会开始,对于王健林这样曾经在中国足球界非常成功的一个商人/民营企业家,对于前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因为他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确实占据了比较重要的地位,当过很多届的国家杯的主教练,可以说是德高望重,年龄也非常大,大家也非常尊重他。王健林作为一个此前成功的足球的投资人,现在是成功的企业家,又赞助整个中国足球,他无论在中国足球界、乃至商业、世界上的影响力非常大,包括在富豪榜上已经排名第一。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都希望这样的社会角色参与到整个中国足球的重大核心决策当中,让他们提供一些另外视角的科学性的、有益的这种意见和建议。所以,这种顾问虽然是顾问的角色,但今后在重大的问题上,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是利用了他们在两个不同领域的影响力。

因为很多足球界的人士都是年维泗年指导的学生,在很多的事情上,包括统一思想和推行很多的这种东西的时候,或者说是决定和规定的时候,年维泗年指导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另外,他是几十年来一直搞足球,在足球方面确实是比较精通。

王健林在以前的足球界包括现在的足球界和商界的影响力毫无疑问是非常巨大的,利用他的影响力和商界成功的不同的视角,可以给中国足球今后一些规划性的东西和发展纲领性、方向性的东西,带来另外的比较高屋建瓴的一些意见和建议。

因为我得到的这些信息就是这样,就是说顾问的角色不是一个虚职,而是今后要参与到核心层的决策当中,这是改变了以往领导架构的划分,这应该是值得肯定的一个方面。

中国网:这次足代会虽然开完了,但是有细心的网友发现了这次足代会对于如何构建全国青训体系等关键问题并没有落实,甚至有些网友说,足代会与足球无关,您是怎么看待的?

肖良志:大家可能对于足代会的解读各自有不同的角度和高度,但实际上我可以比较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也一直在报纸上和其他的方面在评论这些东西,足代会本身要解决的三个问题。

第二,修改中国足协的章程,让这个章程随着时代的发展,符合我们现代足球需要的很多的东西和规章制度。

第三,在修改章程和产生新一届领导机构的前提下,拿出我们的新十年的规划,实际上它主要的就是完成了这三个议题和程序。历届足代会也是如此,包括国际足联和亚足联的会员代表大会,它每年解决的也是一些宏观的大问题,出台一些政策性、方向性的东西,所以,这次足代会也是这样做的。

当然了,刚才我已经讲过了,十年规划本来是一个很具像具体化的东西,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和发展的目标,但是因为时间所限,还有很多其他事情没有理顺,所以,这个规划不是一个完整的十年规划,是比较仓促的,这一方面应该诟病,并且是批评和督促他们,在今后拿出一个更好的、具体的、详尽的十年规划来,让大家看到一个具体的目标和希望。

至于说和足球无关,我觉得本身足代会是一个全国足球代表大会权力层面上的这种执行下的会议。这个会议不可能研究整个足球青少年特别具体的,比如说青少年体系应该如何构建,职业联赛的竞技水平和管理的规范性,包括国家队的这种具体建设和成绩层面,它不可能面面俱到去谈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应该是提纲挈领的在规划中体现。而反过来刚才我说的那些,这些东西提纲挈领的也没有在规划中体现,就造成了大家的这种错觉也好,或者是一种正常的理解也好,就是它与足球无关,是一个非常虚幻的一次足代会。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历届的足代会都是如此的,而且足代会一定是虚幻的,因为它涉及的就是换届、章程和规划这种宏观问题本身。

中国网:新的足球发展规划中提到了用20年的时间让中国足球成为亚洲一流。20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一个很具体的时间了,但有的网友就调侃这20年线年应该怎么计算呢?

肖良志:这20年,就是从中长期规划的第一个年头开始,就是从2014年到2033年,应该是这么算的,10年就是到2023年,应该是这么计算时间的。

但从足球发展规律本身来讲,我为什么强调发展规律,因为根据足球发达国家,包括欧洲、日本、韩国他们发展的规律来看,一个国家的青少年基础要线年的时间,那么那些基础相对弱的国家可能就需要15-20年的时间。

大家都知道当年德国在发展过程中是用了15年的时间,西班牙在发展的过程中用了17年的时间,其他欧洲的国家有用12年的,有用将近20年的,日本是用了17年的时间。所以,根据这些概率性的时间来计算,如果你是真正按照足球发展的规律,从基础做起的线年左右的时间,这个时间本身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在中国足球这种问题堆积如山,青少年的基础荒漠化,在这样的前提下,如何构建和重建我们一个非常规律性的、健康的青少年发展系统,而这个系统到现在并没有去构建,这是让我们比较担心的。大家都知道,现在确实是这样。如果这个青少年的发展系统没有构建好或者是没有重建好的话,他对整个的职业联赛和国家队的发展就会有致命的影响。

如果你一届没有构建好,可能就会影响到5-8年的职业联赛和国家队。所以,网友的担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也有这样的担心,你划分一个20年的具体的时间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你有没有拿出来整个青少年的发展和构建的系统,或者是这个体系,而且这个体系一定要在原来的基础上,真正能够让我们的青少年发展起来,也就是说让我们青少年足球的基数真正的增加起来。这个增加不是说只是中国足协的注册人数的增加,而是整个的基数,这个基数包括了业余人口和竞技人口,业余人口是普及,这个普及的人口多了,我们选拔竞技层面的人就多了。竞技层面的人多了,我们选拔人才进入职业化和各级国字号的人就多了,能力就强了,反过来就会带动我们的职业联赛和青少年的发展,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这个良性的循环确实需要20年的时间。

中国网:足坛的反赌扫黑让中国足球确实看到了希望,本次足代会在预防假赌黑的问题上有没有做一些制度性的安排?

肖良志:过去在假赌黑的问题上,很多人一直在呼吁,一直在讲这个问题。包括韦迪在2010年1月22号上任之后不久的时间内,很多人就提出了,包括内部就详细讨论了如何防止假赌黑。

如果仅仅靠司法公安的力量,可能在很多时候照顾不过来,另外公安立案和公安介入是需要一定条件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最近几年虽然说假赌黑的问题基本没有出现,但每年到了一定关键时刻,会出现一些影响比较恶劣或者是社会上反响比较差的现象。包括去年大家也知道有几场比赛,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中国足协就毫无办法。在这样的前提下,地方协会和俱乐部包括我们社会各界又提出了这么一个疑问,最终在原来韦迪时代的讨论基础上,继续把公平竞赛委员会的问题提出来,最终大家达成了一致。

像以前我们一直强调,包括以前我本人也写过东西,就是说如果你设立一个机构,用一些比较专业化的人士,又是第三方,它们不涉及任何一方利益的时候,你就认定这场比赛不需要公安介入,只要认定这场比赛有问题。比如举个例子,你认定他是消极比赛,你认定他是类似于假球,只要你认定了,中国足协就根据纪律处罚办法进行严厉的处罚,不需要其他的证据,因为证据太难了,证据必须有公安机关介入之后,经过比较长期的繁琐的调查之后,可能会弄出一个水落石出,但在很多的情况下,证据很难掌握,他可能就是消极避赛,但他也可能是一场默契球或者假球,所以,中国足协在这次足代会上确立了今后15个专项委员会里,有3个法律委员会,其中增加了一个,原来是仲裁和纪律已经存在的,增加了一个公平与道德委员会,只要这个委员会认定了这场比赛是消极比赛或者是默契球,或者是假球,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必然做出严厉的处罚,扣分降级,直至取消注册资格,这个是没有问题了。我想有了这个公平与道德委员会以后,今后在默契球、消极比赛和假球方面会更加的减少,甚至是减少了这些俱乐部,决定不会因为为了俱乐部的利益去铤而走险,去打默契球和假球,这是一个标志性的进步。

我在这次足代会期间听到的最具像化的,对职业联赛发展最有利的一点就是这个成立公平与道德委员会。

中国网:您看现在足协的主席换了,但现有的中国足球管理体制并没有多大改变,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中国足球会不会出现原地踏步甚至是开倒车的现象呢?

肖良志:现在具体说是原地踏步还是倒车不好说,但我有一个感觉,过去20年来,今年是职业化第21年,这20年来,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足协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只是一个办公室和执行机构的角色,执行机构的角色执行的是谁的这种政策和决策?说白了就是上级单位,也是国家体育总局。根据《体育法》和其他方面的架构来讲,国家体育总局确实是对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有管辖权。

但因为中国足协和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是两套牌子一套人马,也就导致了国家体育总局很多行政命令必然会影响到中国足协,也就是足管中心的这些角色,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市场化和行政命令相冲突,很多方面都重现了这种冲突。在这样的前提下,由于组织架构的问题所在,大家都很清楚,由于体制的原因,中国足协或者足管中心在执行很多问题的时候,必然对上级负责,也就是执行国家体育总局相关的一些政策,或者是说相关领导的一些决策,这是过去20年以来外界一直诟病的地方,就是说不是真正按照市场化的足球规律去发展中国足球,这一方面,很多的例子我们不用说了,包括在选帅,青少年的发展、职业联赛的发展,包括过去出现过的取消升降级、南北分区、国奥打中甲、国奥打中超等等,都是与上级领导提出的一些想法让中国足协去执行,中国足协又不得不去执行的前提下,就出现了很多笑料,严重违背了足球的发展规律,这样最终就非常严重的戕害了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

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有一个担心,新一届中国足协领导机构产生之后,蔡振华作为中国足协的主席,他是继续沿用过去的这种行政命令的方式,还是利用现代足球的发展规律,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按照整个这种职业化发展的道路让中国足球这样发展下去,这是一个疑问。

中国足球现在只有按照市场化的规律去发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层面如何介入和如何支持是另外一个领域的问题,但前提是不要破坏足球的发展规律,也就是刚才你提到的管理体制的问题,很多人在担心,因为现在管办分离,上面也要求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政资分开,在这种分开的前提下,目前来说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还没有分开。另外就是民政部、发改委此前也有一个规划,就是说从2014年开始会寻找一百家单位进行试点,这些社会团体组织,具体的必须明确的与行政机构完全脱离,到2015年底所有的社会团体组织都与国家行政机构进行完全的脱钩,同时,在社团组织管理条例和规定上会进行更多的补充,这些补充以后可以让这些社团组织更好的按照社团组织的方式去管理各个行业和领域的发展。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希望蔡振华作为中国足协主席,作为国家体育总局的副局长,可以大力支持中国足协真正按照协会化的方向进行决策和发展,在未来的两年后,到真正脱钩的时候,中国足协可以真正的成为一个协会化、实体化的管理机构和组织,这样就会真正的按照足球发展的规律去发展中国的足球,那样的话中国足球在未来的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内,发展的这种速度可能更快一些,夯实的基础可能更好一些。

中国网:按照章程来说,足代会是每四年召开一次,但这次足代会足足拖延了十年,这样的一个情况就引起了很多网友的质疑。这样的条件下选举出的足协,它的代表性、合法性如何保证呢?

肖良志:过去按照国际足联和中国足协的章程,全国足协代表大会必须是每4年进行一届,如果遇到特殊的情况可以延期,但延期不能超过一年,如果延期超过一年,也就是说你到5年以后,你协会的这些领导机构和执委会的成员等等就属于非法了,也就是说不是合法的了。但是大家都讲中国国情,中国足球也讲中国自己的特殊情况,过去历次在想要召开足代会的时候总是会出现一些突发情况,这种突发情况对中国足协来说是不可抗拒的。包括在2009年12月17号当时确定了召开足代会的时候,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中国足协前副主席包括南勇、杨一民等人因为涉案,导致了足代会再次停止。后来没有办法,韦迪他们来了以后,最终召开了一次特别代表大会,让他们的身份合法,这次就是总算是召开了历史上第三届全国足球代表大会。在这样的前提下,为了和国际足联和亚足联进行接轨,新一届中国足协的领导机构就提出了一个想法,在修改章程的时候,以后就不叫全国足球代表大会了,就叫做会员代表大会,每年召开一次,以后不是四年召开一次,执委会由过去的每年召开一次,改为每年召开三次,这是与国际接轨。

至于说代表性,搞中国足球和干中国足球事业的就这么些人,而且有选举权的线个地方协会,我们这些中超中甲俱乐部虽然有参会的人员,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列席代表,他们没有选举权,选举的这些票全部掌握在47家地方协会的手中,由他们选举出来的这些领导机构和执委会的成员肯定代表了整个中国足球界的层面,应该是有代表性的,因为毕竟我们搞中国足球和管中国足球的就是这些人,只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我们的中超和中甲俱乐部没有选举权,所以,进入到新一届中国足协执委会的20人里确实是没有我们俱乐部的代表,都是地方体育局、地方协会,另外就是有一些个别的社会人士,这一点是非常遗憾的,这就涉及到在整个重大决策的时候,我们的职业俱乐部确实是在这个领导层面没有话语权。

中国网:还有一个消息需要和您确认一下,现在中国足协是否真的在和里皮洽谈担任国家队主帅一事,您觉得他担任机率有多大?

肖良志: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中国足球这么多年以来,在国家队主帅的问题上,实际上从2004年开始阿里汉执教的时候,在历次世界杯预选赛当中都是因为我们的内耗导致了国家队的表现失常。举个简单的例子,2004年10月13号客场打科威特,当时的主帅阿里汉和当时的助理教练吴金贵双方因为使用球员的问题产生了矛盾冲突、争吵,最终导致在用人的时候出现了偏差,我们居然是0比1客场输给了业余球员,包括银行职员、税务、甚至是环卫工人组成的科威特队,最后就导致了我们2004年10月17号,我们在广东最终虽然7比0赢下了香港,但是小组都没有出现。

后来到2008年的时候,由杜一和国家队领队以至国家队教练弗拉多和球员之间的矛盾频繁更换主力,矛盾重重,内耗严重,最终导致我们也没有进入当时的八强赛。后来的卡马乔就不用说了,这种选帅导致的惨败就更不用提了。最终是去年的“6.15惨案”,“6.15惨案”直接导致了我们国家的高层领导人,中央高层领导人直接进行了批示,这是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还不是职业史上,国家领导人或者是高层领导层面最高的这种指示,仅仅就一场A级的热身赛出现的,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国足协这次选帅表现的非常的慎重,但是我个人觉得慎重过了头,你提到的这个说里皮到底有没有接触?里皮确实是接触过,是此前接触过。里皮本人从来没有给中国足协或者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而且他的说辞,一会儿是这样说,一会儿是那样说,给我们中国媒体这样说,到了意大利给意大利媒体又那样讲。所以,在这种前提下,我可以告诉大家,本次选帅根本就没有里皮,我可以告诉大家,本次选帅谈了10个人。他们在春节之前,也就是足代会之前去德国谈了6个人,这6个人当中没有一个在中国执教过,没有一个是在球员时代比较有名,在教练员时代执教比较辉煌和比较成功的人,所以,谈得效果比较差。后来中国足协又接触了,这个大家都不知道的,接触了现任广州富力的主教练埃里克森,而且谈得比较好。但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埃里克森如果成为中国国家队的主帅,中国足协必须和广州富力俱乐部进行更好的沟通,只有说通了广州富力俱乐部,埃里克森才有可能成为中国国家队的主帅,他也非常愿意,另外他在2006年的时候,曾经来谈过,当时他对于中国国家队的主帅非常感兴趣,因为中国足协找的是国奥队的主帅,所以那次埃里克森并没有和中国足球结缘。

除了他之外,中国足协还和原上海申花队的主教练、阿根廷前国家队主帅,也就是率阿根廷国奥队获得2008年奥运会冠军的巴蒂斯塔进行了接触。同时,我们国内的教练傅博也报名竞聘国家队的主帅,中国足协的选帅小组也和他进行了会谈。再有一个是北京国安队前主帅斯塔诺,这是北京球迷非常熟悉的,他是中国足协选帅小组最后谈的一个,而且谈得比较好,只不过现在很多人认为斯塔诺可能相对比较年轻,有时候显得比较毛躁,有这么一个问题。但斯塔诺希望2月10号,也就是周一之前中国足协给他信是成还是不成,不成的话斯塔诺就上任塞尔维亚国家队主帅。还有一个信息就是国家队层面的,有一个曾经非常著名的球星,我们国内的,他也报名参加竞聘了,也和中国足协进行了接触。

我现在说的这些,在我们中国网说的这些是独家的,这些东西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也是我在春节前后相关知情人跟我说的,目前到了这个阶段,而且这几天也在跟其中的某几个人进行密切的接触,至于说能不能在3月5号前确定国家队主帅也不好说。至于里皮,他自己又强调了,在今年年底合同到期之后不再执教广州恒大,然后会执教某支国家队,包括中国国家队,但是对我们中国国家队来说,没有可能再去等一年的时间,因为这一年是一个构建和磨合队伍的最佳时期,从2015年开始,你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打造,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认为中国国家队没有承受力再去等里皮一年,而且你等一年以后又能怎样?里皮如果说他要想执教某支国家队,争抢他的人会很多,我们有竞争力吗?以我们国家队的现状,我们有这种能力一定留住里皮吗?所以,我个人觉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里皮是与中国国家队渐行渐远。

中国网:刚才您也提到了很多外籍教练有可能执教中国国家队,外籍教练在中超比赛中,很多很会运用外籍的一些球员,对于国家队来说,你觉得外籍教练如果担任国家队主帅的话,他能有怎样的招数来玩转国家队呢?

肖良志:过去大家强调一些职业化和规范化的问题,比如说里皮团队来了以后,大家对他都比较推崇。但实际上我个人觉得像这种欧洲的大牌教练,在带欧洲的一些队伍时可能会带得比较好,因为欧洲的球员职业素养是比较高的,而且他的水平和从小经历的这种踢球的规律把握得会比较好。来了以后,你就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行了。

但中国的球员不一样,中国球员不仅涉及到技术能力的问题,技战术的层面,还更多的涉及到心理、生活各个层面。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们请了外籍的主帅,必须为他配备一个非常好的中方的桥梁,两个人搭档,能够真正搭在一起,一唱一和,外籍教练在整个组队和技战术层面一切作主,另一个层面处理这些精神上、心理上和其他生活之外的很多的东西上,要有另外一个非常好的人去帮助他去进行处理,然后帮助他去进行调解,帮助他进行磨合。最好的例子就是当年米卢执教国家队的时候沈祥福的角色,沈祥福就是一个桥梁。米卢为什么把沈祥福当做他的左膀右臂,就是因为他很好的起到了桥梁的作用,执行了米卢在战术层面和业务层面的一些要求,同时又把球员的很多东西反馈到米卢这儿,导致米卢和球员在交心、或者在进行划分主力和非主力,以及在其他的名单上,出现了重大冲突的时候,米卢都基本上比较巧妙的化解了这些问题。

后来我们可以想一下历任外籍主帅都没有出现过米卢和沈祥福这样比较极妙的搭档,最终出现了内耗,所以说这次一定要吸取过去的教训,总结以前的一些教训,把米卢的一些好的经验吸纳过来,形成一个好的搭档,只有这样外籍教练才能发挥他的正能量,否则的话还会出现过去的那种状况。

中国网:接下来想和您聊聊卡马乔,之前他的天价合同可以说是疑点重重,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肖良志:现在就是在这儿吊着呢,说白了就是挂着呢。另外一个就是迄今为止卡马乔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可以在这里说一下,既然说到这个问题,大家可能都比较迷惑,实际上这个问题发展的程度,远远超出了外界和球迷的想象。这个问题出来以后,实际上很多的部门包括国家有关的部门,已经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关注、关心,或者说也产生了非常大的疑问。大家都知道曾经有一个律师曾经在网上公开质疑,同时对国家税务总局去了一封信,他怀疑卡马乔涉及到偷税漏税的问题,国家税务总局确实对相关单位和方面进行了调查,这一点这个律师的质疑没错,但问题是卡马乔税的问题是中国足协一直在按月替他交税,每个月有200万,这个没有任何问题,这个律师搞错了。

另外一个我们国家的一个非常有权力、有能力的一个单位,而且它有外交权力的单位,实际上对于整个的事件调查了很长时间,然后跟很多人进行了笔录,把整个卡马乔签约的过程和中间发生的很多问题就弄得非常清楚,所以,如果说卡马乔有下一步的动作,中国足协也好、或者是相关单位也好,也会有进一步的动作。这个问题我现在从这个层面来讲,不能像以前很多人都认为的那样卡马乔一定会赢,中国足协一定会输,它不存在一个输赢的问题,只是存在一个中国足协给卡马乔多少的问题,而且也绝对不会像他们说的给卡马乔那么多钱。因为我们国家层面的单位参与以后,很多的事情已经会水落石出,而且有进一步动作的话,这个就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这个事情卡马乔不会是绝对的赢家。

中国网:接下来咱们再来聊一聊中国足协顾问之一王健林,他的万达集团已经开始进攻伦敦了,传出要收购英超的球队的消息了。您觉得如果真的收购成功,对中国足球能有什么样的帮助?

肖良志:具体的帮助本身我们不好讲,因为它毕竟是一个跨国的国际性收购,尤其是英超和中超没有直接的联系。当然有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如果他真正收购成功的话,那么未来如果我们有比较好的球员,我们进军英超的机会就更多一些。只是说机率更大一些。因为英超对其他国家的球员限制比较高,比如你必须是国家队的球员,而且你在国家队正式比赛的出场率必须达到多少,英语必须过关,等等条件要求比较严苛,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球员比以往增加了去英国踢球的机会,这是一个直接的帮助。

另外,如果他真正收购成功的话,我们国内的球队和英超球队直接进行热身或者交流的机会也会增多。在球员引进方面,英超的这些实力派球员可能对中超产生兴趣的话,进行交流的机会也会更多一些。我想具体的好处就是这些。

中国网:今天和您聊了这么多,您纵看一下中国足球职业化20多年来,您觉得制约中国足球发展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第一,还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像其他奥运会项目一样这种管理模式来管理和处理中国足球的问题,这和市场化资源配置是绝对相违背的,这个是严重制约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方面。

第二,中国足协的管理层,各职业俱乐部的管理层,各地方协会的秘书长在管理理念上显得比较滞后,在管理手段上和管理体系上显得比较落后,对于市场化的运作模式认识不清。因为他们是中间层面,中间层面实际上就是中坚力量,中坚力量出现了理念上和模式上理解能力比较低弱的时候,必然会制约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

第三,中国足球缺少规律性、健康性、秩序化的这种规章制度,或者有一些规章制度不去严格执行。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的软硬件的标准是有了,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总是会出现人情化的倾向,对于一些软硬件没有达标的俱乐部、体育场、包括场地和其他的方面,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就让它过去了,导致了我们现在整个软硬件的发展远远落后于日本和欧美足球发达国家,这也是制约我们发展的因素之一。

第四,虽然喊了这么多年重视青少年足球,但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在任何一个城市建立一个真正完整的青训体系。因为你在一个城市都没有建立一个完整的,适合我们发展的青训体系,整个中国足球青少年发展的系统也就不存在,恰恰这也对我们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是致命的,也严重影响了我们职业联赛和国家队水平的提高。

第五,在青少年培养的方面,我们过去的理念严重违背了足球发展规律,让一些相对水平不高的人去参与到青少年的训练当中,导致了青少年训练比较固化,他们的毛病就传递给了我们青少年球员,最终导致我们青少年球员在足球理念和足球意识上与先进足球国家、和真正需要的球员的水平相差比较大。所以,在这些方面包括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应该建立一个规范化、制度化的,让优秀的教练员真正走入到青少年教练员的系统当中,让他们去参加青少年的培养。就像日本一样,那些很优秀的职业球员退役以后,很优秀的教练员都在一线,或者都在一线的青少年基层教练员当中,这样的话培养出来的青少年球员质量会更高一些。我认为这5个方面,严重制约着中国足球的发展。

中国网:如果我们向前看的话,您觉得中国足球的发展会面临哪些挑战和问题?新的中国足协是否要做一些准备呢?

肖良志: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利用这三条线上的。比如我们国家队作为中国足球的龙头,国家队的水平是中国足球的晴雨表,它的成绩如何,既体现了我们职业联赛的水平,同时又会对我们整个职业联赛和青少年的发展有带动作用,成绩好了会带动青少年的发展,会带动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成绩差了,会对职业联赛和青少年的发展产生制约的作用,大家都会说你国家队踢这种德性,又影响了职业联赛,我还送我的孩子去踢球干什么,没有前途,没有希望。这就说到了中国足球发展的严重的瓶颈,这个我在这之前也和原来的韦迪掌管中国足协的时候,包括现在的掌门人张剑,就是中国足协的常务副主席有过交流。如果中国足协能够做一件实事,就是说为我们的青少年的球员到了18岁以后踢不上职业比赛,解决一个出口的问题,这个出口指什么?工作上,我现在不想,如果在整个全国范围内有一些院校,有一些踢球或者体育方面的院校或者专业,然后出台一个比较好的政策,让我们这些18岁以后没有进入职业队的球员能够有学上,另外能够安排一些相对比较合适的工作更好了,只要你做到这一件实事,那么我们的青少年群体,我们家长的观念,不管你是不是独生子女,家长的观念肯定会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就会影响到我们青少年,这个参与的热情就会更高。

解决这一件实事就会解决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据我所知,仅仅是这一个问题就成为了一个严峻的挑战,而这个挑战如果不成功的话,我们青少年的群体还是很难参与到竞技层面中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你进入到竞技层面,18岁以后很多的孩子如果进入不了职业队,这些人干什么?没得可干,没有自己的技能,又没有学好自己的文化,又没有自己更好的其他方面的技术,必然会导致这些孩子走向社会,有一些成了盲流,有一些人成了渣子,有一些人成了无用之人,给社会和家庭带来了非常动荡的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家庭,尤其是独生子女的家庭不让自己的孩子去踢球的真正的原因。所以,我认为最大的挑战不是说国家队职业联赛和青少年这个系统本身,具体的挑战,当然系统必须去做,具体的挑战就是解决孩子的出口的问题,这一个是所有家长和所有孩子都担心的,当所有人都担心的时候,他必然不会去全身心参与到一个让自己担心的项目当中。所以,我要说这个问题和挑战,我只说这一个,因为就仅仅是这一个,我们到目前为止,包括国家体育总局,包括中国足协都根本无法解决,而且这个问题是在过去我参与中国足协关于青少年调研,我参加过华南区,最终全国的各大区我们汇总的时候,几乎每个小组都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这是一个制约中国足球发展的巨大的方面。虽然它看上去很小,但实际上它很大。

中国网:现在我们看到绿地集团入主申花,广州碧桂园也在积极洽谈广州日之泉,这些地产大颚纷纷玩起了足球,您觉得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肖良志:很简单,这些地产的企业经过十到二十年的发展和积累之后,他们的财富已经很雄厚,财力很雄厚。另外,国家层面自上而下对于整个中国足球的重视和关心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另外,中央、国务院、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多个场合、多个层面对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提出了很多的要求和希望,还有很多方面的关心和支持,在这样的前提下,可能地产因为作为这么多年来始终在前沿发展的一个行业,另外就是和民生息息相关的行业,它进入到足球这种类似于公益事业的体育项目中,可以把它们从社会上积累的财富向社会释放一部分,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公益的事情,同时也适应目前的潮流,因为自上而下的这种重视,说明未来十年甚至十几年之内,中国足球必然会成为中国老百姓文化体育生活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它们投资足球的话,带来的这种广告的效应,和这种价值的体现,可能会显得更长远、更长久一些。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众多的地产集团纷纷参与到中国足球当中,包括碧桂园这种大家耳熟能详,而且实力比较强劲的企业也希望介入进来。像上海绿地是作为地产企业里,去年的成绩排第二,它比广州恒大还多了700亿,实力非常强。有这样的企业进来,必然会对上海绿地申花队内外援的引进、软硬件的建设、制度化的规范,它们会像恒大一样引入进来,这样就会使整个的俱乐部和球队在这种层面的实力都会得到比较大的提升,从而和广州恒大、贵州仁和、广州富力等等这些实力雄厚的地产企业投资的俱乐部会吸引更多高水平的外援进来。

大家都知道,除了前两年广州恒大引进的这些大牌外援之外,当然了,此前还有过德罗巴、阿内尔卡、包括山东鲁能今年引进的这些高水平的外援,广州恒大今年换的外援,广州富力正在引进的,其他俱乐部正在引进的一些前意大利、德国、西班牙的一些国脚,正在向中超走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些地产企业改变了我们中超俱乐部过去的那种活法,产生了一种新的活法,这种活法建立在这种金元政策之下。当然要搞足球没有金元政策是不行的,世界上任何一个高水平的豪门俱乐部必须都有这种巨大的资金支持,恰恰这些地产企业让我们的“军备竞赛”提升到职业化以来更高的水平,绿地进来以后,从二次转会和明年开始,我相信这种“军备竞赛”会更高。说白了,正是由于它们进来,使我们中超自己成为了梧桐树,你成为梧桐树以后,凤凰自然就来齐了。打铁需要自身硬,自身硬的前提是什么,除了实力之外还要有资金的支持。所以,我相信未来的三年,中超的这种“军备竞赛”会更加升级,地产企业的这种介入带来的效果会反响更加的强烈。所以,中超最好的这几年是未来的三到五年,我们步入一个更高的时期,经过这三到五年之后稳定住,中超可能会率先实现亚洲一流联赛的这种规划。

中国网:请您给我们总结一下本次足代会在中国足球的三条主线,职业化、青少年、国字号发展上面都纷纷有什么样的举措?

肖良志:在国家队层面,我个人觉得它们还没有一个非常完整的,从上层的完整的考虑。因为这次从国家队选帅本身选的让我们很担心来看就已经证实了这个问题,或者让我们有一种感觉,对国家队不是像以往那样的重视,其实我觉得这样错了。因为国家队、职业联赛、青少年不能放弃任何一条线,因为三条线相互之间是相辅相成的,筋连着肉,肉连着筋,谁也不能砍掉,砍掉一个,其他的两支就会成为半身不遂。

国家队很简单,你要请主帅必须进行一个评估,有一个具体的措施,什么样的人选,即便人家有工作,你也应该进行洽谈,挖人,因为其他很多国家在聘请主教练的时候,很多都是挖过来的,你去谈。比如说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认为埃里克森确实很不错,中国足协的领导层应该俯下身子和广州俱乐部具体谈这个问题,我想从广州富力的这种觉悟和它对中国足球的支持角度来说,不太可能一定会拒绝中国足协。一支国家队没有一个好的主教练,这支队伍就会显得没有火车头,没有火车头光有一个身子就显得不完整,一不完整的话,包括这种商家、球迷和社会各界对这支国家队就会产生一种失望的想法,目前正是处在这种状态中,它们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办法。

第二,关于职业联赛。实际上对于我们目前的职业联赛最大的问题是两个。一是关于俱乐部规范化的问题,规范化涉及到管理模式和理念,这一方面中国足协做得太少,只是从去年10月份开始在做这些问题,但起步太晚,次数太少,力度太小,这个就导致了我们目前职业俱乐部的规范性太差,制度化建设也太少,这是制约我们整个职业联赛发展最核心的一个层面。

二是我们大多数职业队训练的问题,就是竞技训练水平比较低,包括外籍教练来了以后,他们认为凭我的能力,拿出50-70%带你,就能应对中超联赛了,实际上我们应该召集一些专业会议,包括让俱乐部和这些外籍教练也好、国内教练也好进行更好的沟通,每个人都要拿出100%,甚至120%的能力来做好我们的训练,你只有真正把训练水平提高上去以后,中超的这种激烈的程度,这种竞技层面和战术层面才能提高一个档次,它提高一个档次了,整个中超联赛就会提升一个档次,进而就会影响我们国家队的水平,提高我们国家队的水平。那么在这一方面,中国足协没有任何措施,我希望他们做这些,但是恰恰是没有。

第三,关于青少年发展方面,其实此前我们已经讲过了,青少年是一个发展系统的问题,这个系统需要我们每个城市建立一个青训体系,每个大区再把这些青训体系统一起来,以竞赛为杠杆,把整个全国的系统建立起来,我们青少年竞技水平才能提高。不过这里有一个问题,如何让我们的家长让自己的孩子真正去踢球,这是一个摆在大家面前非常困难的一个现实问题,也就是说我刚才讲到的出口问题,只有首先解决了出口的问题,青训体系和全国青少年的足球系统才能更好的完整的建立起来。

所以,目前就是这个程度做得都很不好,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让我们看到一个相对改观的局面。

中国网:好的,再次感谢您做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本期节目就是这样,再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